Loading...
竹巴仁波切 2018-06-21T11:09:00+00:00

尊貴的 竹巴仁波切

藏傳佛教寧瑪派大成就者竹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是佐欽寺的總法台(住持)。佐欽寺作為寧瑪派六大根本道場之一,擁有無比殊勝的“根”、“珠”、“林”((或稱滾、珠、林)三大活佛轉世系統;至尊金剛上師珠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是第七世的竹巴活佛。歷代竹巴活佛,不僅都是藏傳佛教的傳承宗師,而且是印度大善知識「那若巴」尊者(註1)的化身,竹巴活佛,有時譯為「珠巴活佛」。

(一)殊勝的前世

印度大善知識「那若巴」尊者,為利益眾生化現為西藏的「珠巴根勒大師」,即第一世竹巴活佛。第一世竹巴活佛應化在五百多年前,是當時遊戲神通最著名的尊者,藏人都親切地稱呼尊者為“根勒哲念”,譯成漢語意思就是“西藏的濟公活佛”。尊者為了降魔,示現神通,多次投石降魔;其中一塊降魔石至今還鑲嵌在拉薩大昭寺前殿的大柱裏,現在人們仍然可以親眼目睹與禮拜。竹巴根勒大師後三世轉世為洛康巴噶爾寺的大成就者,也就是噶舉派中的三位高僧大德。
第四世竹巴活佛,尊號為“竹巴.白瑪朗甲”,誕生在蒙古俄若王爺家中,是第二世佐欽法王居麥特確登真仁波切的胞弟。第四世竹巴活佛應第二世佐欽法王的邀請從洛康巴噶爾寺到佐欽寺弘法利生,並在佐欽寺修建了尊者的住處,從此佐欽寺成為竹巴活佛的住地。
第五世竹巴活佛,尊號為“竹巴.圖登次成”,誕生在西康石渠縣境內,應世時是一位經常顯現捕殺飛鳥又使其生還等奇跡的大成就者(瘋瑜伽行者)。 竹巴‧圖登次成尊者在年青時就圓寂了。

第六世的竹巴活佛,尊號為“圖登‧格勒甲措”,誕生在德格縣達貢寺附近。作為第五世佐欽法王曲吉多傑仁波切的上師,圖登.格勒甲措尊者向第五世佐欽法王傳授了顯密佛法,輔佑其弘法利生佛行事業,並負責佐欽的法務。

第七世的竹巴活佛,即我們的尊貴上師竹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這一世的竹巴活佛是那若巴尊者慈悲、智慧與成就的化現,尊者的誕生有吉祥的夢示與 瑞相 ,尊者的求法充滿驚 喜與勤奮,尊者的成就顯現神奇與堅忍,尊者的弘法因緣殊勝 而又 不可思議。

(二)誕生與求法

竹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於藏曆第十七饒迥土蛇年(西元1929年農曆1月18日)誕生在大圓滿聖地德格佐欽寺附近。第六世竹巴活佛圓寂後,土登尼瑪尊者的母親懷孕了。在懷孕期間,她曾夢見第五世佐欽法王對她說:”我的上師又回來了,這位偉大的尊者已經轉世投胎在你的懷中,你要好好照顧我的上師,讓他平平安安地降生。”

後來,尊者誕生時出現了種種瑞相,並被第五世佐欽法王認定為第六世竹巴活佛的轉世靈童,賜法名為“土登多阿謝珠曲吉尼瑪”。 竹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從小即具備菩提心和出離心,福慧俱足。七歲時,尊者拜貢秋桑布堪布為師,學習藏文與佛教知識。

尊者九歲就在佐欽寺坐床(即正式舉行確定轉世靈童身份與地位的儀式),依止澤仁洛嘎堪布為導師,學習了《入行論》、《三律儀論》、《巴珠文集》、《辛培塔依文集》、《白瑪多傑文集》以及其他僧人必修的佛教課程與佛門儀軌等。對於這些深奧的經論,尊者很快耳熟能詳,成為同輩學童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
十一歲時,在白瑪泰確洛登大堪布的細心指導下,尊者學習了《大圓滿隆欽寧提前行》和《大圓滿空行寧提前行‧解脫善道》,並且閉關潛修完成了加行、《上師瑜伽》、《三身念修》、施身法等正行的修練;後又學習修練了《嘎瑪林貝中陰六導引》、《大圓勝慧》等無上殊勝之法。十五歲時,以白瑪泰確洛登大堪布為授戒師,晉美洛珠大堪布、白瑪曲巴大堪布、白瑪澤旺大堪布、澤仁洛嘎大堪布等為尊證,第七世珠巴活佛正式受比丘戒。尊者至今以清淨心在日常生活中體現著佛門淨戒。

此後,尊者又接受了佐欽工珠‧根秋旦貝江村仁波切的灌頂,學習了《大圓滿四支精要》和《二函》;在六世尼珠土登夏智旦貝尼瑪仁波切處學習了《歷代佐欽仁波切文集》、《尼紮大師伏藏全集》和《切渥仁增大師伏藏全集》等伏藏大法;在嶺珠土登夏珠赤乃仁波切門下學習了以《經》、《續》、《心》三部為主的寧瑪派經典,以及《大寶伏藏》、《麥彭仁波切全集》和《晉林九函》等;在拉加大堪布處學習了《隆欽七寶藏》、《椎擊三要》、《深觀派菩薩戒》等;在土登尼紮大堪布處,學習了《密續心要》;在阿旺洛布大堪布處,學習了《密釋破暗三函》、《寧瑪派十萬續》以及《功德寶藏》等無上密法。

(三)成就顯現

如世親大師所言:“不但持戒習經典,更要修習其要義”。珠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在嚴守戒律的基礎上,聽聞、學習顯密經典和其他學科,以聞思之力斷除諸疑惑,並結合諸經教的要義,於佐欽聖地最殊勝的修行處位於高原雪山中的澤仁君山洞和文殊洞等地,數年數月閉關實修《三寶總集》、《修部八法行》、《金剛薩埵》、《秘續傳承之普巴》、《熱傳承之普巴》、《心髓派之三根本》、《執著自解》、《忿怒母》、《大般若佛母》、《寂靜忿怒百本尊》等無上密法,直至如法完成修法的各種要求,取得圓滿的成就。

一.明心見性

尊者在修習徹卻(大圓滿法中的“直斷”)時,其超凡的領悟能力與成就,被其根本上師讚歎為“所有弟子中開悟、見性速度最快的。”

二.破瓦法的一代宗師

尊者在修習破瓦法時,僅修七天就出現徵兆,被其上師讚賞,並要求其他弟子以尊者的修行成就為標準。尊者的根本上師甚至讚歎說:“凡欲求破瓦法的生者和死者們,都應在竹巴‧土登尼瑪活佛處求傳為最善妙。”尊者在果洛、昌台等地傳講破瓦法時,誦經、修法與講解剛結束,在場者就紛紛出現如當下無念、當場開頂等殊勝情形,以及死者脫髮開頂等症狀。在禁止宗教活動的年代,尊者無法前往死者家中為死者念經超度,尊者就在自己家中為死者念修破瓦法,而遠在他處的死者也出現了脫髮開頂現象,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是當地信眾親眼所見,至今稱讚不絕。

三.夢中、定中親見諸佛、菩薩與祖師

尊者修證的體悟,經常於夢境、定境中親見本尊及上師,並且得到諸佛菩薩和上師的加持與教授,尤其是身處逆境時更是如此。如尊者在獄中,經常處於清淨定境,並在夢裏、清醒時多次面見諸佛、菩薩與祖師,得到諸多加持和開示。有一次在獄中,尊者正為佛法的前途擔憂時,眼前突然顯現出龍欽巴尊者,龍欽巴尊者向他說了一偈,其大意為:“我的心子不用再憂慮,目前黑暗猶如大烏雲;皆是眾生黑業所聚顯,雲消霧散佛日照大地。”尊者將此預言轉述給周圍的人,告訴人們佛法的盛世即將來臨,這使處在痛苦悲傷中的佛弟子們心中又升起希望與光明。

四.逆境中的堅忍

由於康藏地區全民信教,尊者地位崇高又成就超凡,因此尊者出生之後一直過著尊貴的生活。突遇逆境,被關入牢獄,尊者卻依然保持著身心的清淨、自在;當時有人奇怪地問尊者失去往日崇高的地位、優越的生活環境,處於如此困境之中,為何依然心情愉悅並毫無怨言。

尊者笑而不答,這是因為尊者一直以此困境作為對自己修為的一種磨煉,並用自己的行為來堅定周圍所有人對佛法的信心。
歷史上有一次為“破除迷信”,召開數千人的群眾大會,並以當地德高望重的佛門代表人物珠巴活佛做典型。會上有人威逼利誘,要尊者當著廣大信眾的面砸毀一座佐欽寺的珍貴佛像。他們“開導”尊者,面前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破除迷信”、當眾砸毀佛像,與“舊社會徹底告別”,就可以做一個“新社會的好人”,從此走上“光明大道”;否則,就是抗拒改造,死路一條。

有少數人甚至還子彈上膛,威脅說如不砸佛像就要立即拉尊者出去槍斃。在此關頭,尊者堅忍地回答說:“佛法不是迷信,是究竟圓滿的教育,我是佛弟子,是學佛人,怎麼能砸佛像呢?”他們威逼不成,惱羞成怒,狠狠地毆打尊者直至他昏倒在地。但尊者始終沒有違背自己的心願,沒有任何對佛教不利的言行。事後,尊者對自己的遭遇毫無怨言,保持自己的清淨、安祥與慈悲之心,並且用自己的堅忍顯現了一位佛教大師的偉大品格,從而使周圍的人增加對佛法的信心與恭敬。恢復宗教活動後,尊者對那些打罵過他的當事人仍像親友一樣,不僅為他們誦經祈福,應其要求為其家人進行佛事活動,還對他們生活中的困難給予種種幫助。

五.遊戲神通

尊者如其前世,遊戲神通的事蹟很多,時常於言談、玩笑戲謔中作預言授記。例如尊者為病人和精神病患者賜予各種施法驅邪的加持,往往立刻就幫助其擺脫病痛的折磨。有一次,尊者帶領弟子們外出,在夜晚時眾人圍坐於白色帳蓬內,尊者的心子(最親近的傳法大弟子)突然發現所有人身後都有燭光映照的影子,唯獨尊者身後的帳蓬上沒有影子,而且其身體清澈透明,透過尊者的身體可以見到身前的蠟燭。

一次,佐欽寺有一位老僧人,叫土登洛珠,是佐欽寺最大的事業金剛。他是尊者的弟子,對尊者非常有信心。他在六十多歲生了一場大病,尊者去看望他時,他對尊者說:“我要往生了,請您給我加持吧”。尊者慈悲地告訴他:“你現在走不了,我看你在佐欽寺做佛像和本尊面具一直要做到八十五歲。” 事後,土登洛珠老喇嘛果然大病得愈。
之後他又大病過幾場,他在病中對人說:“珠巴上師說過,我到八十五歲還 能做佛像!我沒事,不會走的!”事實證明,他一直活到八十五歲才往生。他往生的那一天沒有任何的病容,他把自己的佛像、經書、法器、僧服以及為數不多的糧食、錢財與 日用品等陸 續地分送給他人。辦完這些事情後,老喇嘛就安祥地圓寂了。

(四)法脈傳承

尊者入獄(按:文化大革命)時,在獄中,尊者曾夢見其根本上師,根本上師告訴尊者:“牢獄之災三百六十日,忍辱負重佛法得傳續”。尊者當下就了知眼前的逆境會像雲煙一樣消散,自己的牢獄生活只有三百六十天;根本上師還暗示尊者肩負著傳承佛法的重擔,囑咐他一定“忍辱負重”度過一切困苦,將來把寧瑪派的所有法脈延續下去。

果然,一天也不多,一天也不少,在三百六十天後,尊者就奇蹟般地出獄了,這成為當時許多人都大惑不解的謎。改革開放後,佛教界百廢待興。尊者出任佐欽寺住持,而當時的佐欽寺已是一片廢墟,沒有一座完好的建築。1982年,尊者主持了佐欽寺在恢復宗教活動後的第一次法會(蓮師供修法會),這次法會竟然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舉行的:在那殘牆斷柱上支起一個大帳篷就當作佛殿,四面雪花飛舞、寒風勁吹,尊者與僧眾們坐在草堆上,滿懷歡喜地誦經與修法儀軌。
第二天,這頂大帳篷就被積雪壓得破裂而倒塌下來。就在這樣極端艱苦的條件下,尊者與其他倖存的高僧一起領導了佐欽寺的恢復與重建工作。
尊者出任佐欽寺住持,當時的佐欽寺已是一片廢墟,沒有一座完好的建築。尊者當時也算是老人家了,但他仍參加繁重的體力勞作,帶領僧眾與當地百姓一起挖土、運土,一磚一瓦地從事著修復道場殘毀建築的工作。

尊者當時也算是老人家了,但他仍親力親為,參加繁重的體力勞作,如帶領僧眾與當地百姓一起挖土、運土,流下血汗,一磚一瓦地從事著修復道場殘毀建築的工作。
由於佛像(壇城)、經典與法器大量被毀,尊者憑身邊僅有的資料與準確的記憶,指導寺院僧人們設計與建造教傳和伏藏傳承大法會的壇城,教授金剛舞的跳法、經文唱誦、結手印、吹奏法樂、製作與使用法器等種種瀕於失傳的佛法。

尊者同其他高僧一起,歷盡艱難困苦才修復了佐欽寺原有的“新經堂”和大法堂。但是由於各種原因,寺院的其他重大的重建工作遇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障礙。尊者在閉關修法中觀到了因緣,必須建一座綠度母殿,消除各種違緣與障礙。於是,年近七十的尊者親自擔負起籌建綠度母殿的種種工作,使一座莊嚴的綠度母殿在短時間內建成開光,此後佐欽寺整個寺院的恢復、重建及弘法利生事業得以順利進行。

尊者作為佐欽寺的總法台,先後主持寺院大法會三十餘年,每年還要為佐欽寺及其下屬的三百餘座分寺的僧人及其他教派的高僧與求法者灌頂,傳授寧瑪派的經典及修法。自中國大陸允許恢復宗教活動以來,尊者先後主持大、小傳法灌頂法會數百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尊者應海內外佛弟子之請,不顧七十多歲的高齡,不辭辛勞,主持了“大寶伏藏”的灌頂大法會。

藏傳佛教寧瑪派(又稱紅教、前弘派)是康藏最古老的佛教教派,也是藏傳佛教各教派中經典、教法與修法最豐富多彩,法脈傳承最廣泛深遠的宗派。寧瑪派除了教傳(根據藏文音譯為“噶瑪”)、口傳(根據藏文音譯為“麥奧”)等傳承外,還有獨特的伏藏傳承(根據藏文音譯為“戴爾瑪”)。

伏藏傳承的總集是《大寶伏藏》,這是工珠‧雲登嘉措仁波切所彙集的藏傳佛教巨著,即將桑傑喇嘛至德慶嶺巴之間所有百餘名伏藏大師所得伏藏經藏彙為一集,共六十二函,是藏傳佛教珍貴如摩尼寶的獨特寶藏。
伏藏傳承的總集是《大寶伏藏》,這是工珠‧雲登嘉措仁波切所彙集的藏傳佛教巨著,即將桑傑喇嘛至德慶嶺巴之間所有百餘名伏藏大師所得伏藏經藏彙為一集,共六十二函,是藏傳佛教珍貴如摩尼寶的獨特寶藏。
佐欽寺歷史上僅舉行過二次“大寶伏藏”的灌頂大法會,其傳承是由吉美林巴大師的轉世尊者,蔣揚欽哲仁波切傳給第五世佐欽法王。第五世佐欽法王舉行了佐欽寺歷史上的第一次“大寶伏藏”的灌頂法會,傳至嶺拉‧土登晨林江措仁波切;嶺拉‧土登晨林江措仁波切舉行了佐欽寺歷史上的第二次“大寶伏藏”的灌頂法會,傳至竹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嶺拉,係指林喇仁波切)

當今像尊者這樣能圓滿主持“大寶伏藏”灌頂大法會的宗師,已經非常稀有了。因此,此次“大寶伏藏”灌頂法會意義重大,受益的各族佛弟子多達數千人。這也成為佐慶寺歷史上三傳“大寶伏藏”灌頂的弘法盛事。
尊者自己在弘法利生之餘,堅持閉關修行,前後閉關達三十多年,對各種修法都精益求精。因而,尊者能夠針對不同根器、不同階段的修行人,給予相應的傳法灌頂、教授與開示;尊者對佐欽寺年青一代堪布、活佛與僧人的精心培養與指教,使藏傳佛教寧瑪派所有法脈在佐欽寺都得以傳承延續。
作為藏傳佛教一代宗師,尊者不僅在末法時期廣弘佛法、續佛慧命,使寧瑪派的根本道場佐欽寺得以恢復,顯密佛法得以傳承,而且尊者與
康藏、漢地以及海外的佛弟子都非常有緣。尊者持戒清淨、修法精嚴、智悲雙運、慈祥可親,深受各地有緣佛弟子的愛戴,真可謂德高望重、四海來歸。尊者向各地各族佛弟子廣弘佛法,漢地佛弟子親切地稱尊者為“竹巴活佛”、“老上師”。

我們衷心祝願尊貴的導師、第七世竹巴活佛‧土登尼瑪仁波切,引領一切在輪回中受苦受難的眾生抵達解脫之彼岸!